资讯详情

关于当前疫情期间增加河蟹养殖行业流通性的呼吁书

发布时间:2020-02-17 19:23:56
尊敬的各级领导,您好:
 
我是一名河蟹养殖行业的从业人员,我叫饶小坤,目前,全国疫情防控这场硬仗已经进入关键时期,各地各级政府也充分发挥了关键的领导指挥管控作用,有效地控制了疫情在当地的传播,保障了当地居民生命安全,作为一个普通百姓非常支持与理解党跟政府的决策,一直都是响应尽量待在家里没有出门,出门必须带口罩的号召,心里真的非常想这次疫情攻坚战能够尽快结束!
 
从疫情开始一直到现在,确诊人数还是每天在增加,就2月13日湖北确诊人数直接增加了一万多人,情况比之前想象中要更加严峻,只有出现全国性的突发事件,才会深刻体会到一个河蟹产业上下游的这种密切关系,当各地区基本丧失了流动性,才会发现原来感觉非常平常的东西,都变得非常奢侈。最开始真的心里不着急,以为短时间这次疫情就可以控制住很快就能结束,但是,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看着每天上涨的确诊人数,看着各地区全部都封闭了,心里真的有点慌了,虽然现在还是假期,一直待在家里,但是,元宵都已经过了,时间不等疫情,同样也不等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我们不可能忘记我们的身份就是蟹农,一家老小就指望辛苦了一年的蟹塘能够挣点钱,季节到了,我们就必须要开始开展相关蟹塘养殖生产工作,目前全国各地区都基本没有什么流通性,当然,各地区政府采取的封闭举措,我们蟹农也都非常能够理解与支持政府采取的举措,因为这次疫情确实比我们想象中要严重,这种举措确确实实有效保障了各地区人民的安全!但是,作为一个河蟹养殖行业从业者考虑再三还是觉得有必要把这次疫情给河蟹养殖行业可能带来或者已经带来的影响跟领导们汇报一下,希望各领导能够抽出点宝贵时间看一下:
 
第一个会造成影响的方面:
蟹塘基础工作难开展,河蟹养殖蟹苗销售以及蟹苗投放的方面,这个影响其实现在已经产生了,因为疫情影响,各地区都采取封闭政策,人员没有办法正常进出,导致蟹农正常的河蟹养殖开展的工作,比如:最基础的蟹塘上水,栽种水草等基础工作都没办法开展,另外就是主要蟹苗养殖区域想卖苗没办法卖,主要的成蟹养殖区域想买苗也没办法买。
 
对于养蟹苗农户而言,辛辛苦苦养蟹苗一年,最后,却没办法卖出去,这么多蟹苗压在手里,内心难免会忐忑不安,如果最终卖不掉,2019年一年的投资跟辛苦都是白费,而且还会耽误2020年的蟹苗养殖工作的开展。前段时间,气温低,蟹苗活动量不大,最近这段时间,整体气温逐步上升,蟹苗活动量也开始增大了,以前蟹苗塘四周基本看不到蟹苗,这几天蟹苗塘四周都有蟹苗活动,看看时间毕竟也到了这个时间点了,如果后面温度依旧逐步上升,流通性还没有的话,那么蟹苗的第一壳就得在蟹苗塘里面蜕壳了。后面气温依旧偏高的情况下,预计今年第一壳蜕壳时间会在3月15-20日左右,真的到那个时间点事情就变得更复杂了,蟹苗处于蜕壳期而且气温也高了再来开展蟹苗塘出苗以及蟹苗运输工作,蟹苗的存活率肯定会受到很大影响!而且,如果出苗时间拖的太久,流动性又不足的话,一些基础物资(如:漂白粉等)也不够的话,肯定还会对2020年5月份蟹苗塘大眼幼体投放环节造成影响,必然也会影响2021年的成蟹养殖!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对于成蟹养殖蟹农而言,年前就已经把塘口租金全部上缴了,就等着年后再到蟹塘去开展上水,栽水草,买蟹苗,放蟹苗等基础工作,然而,所有的计划因为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全部被打乱,伴随着疫情越来越严峻,各地区都封锁起来,基本没有流通性,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成蟹养殖蟹农们越来越感到紧张害怕,因为河蟹养殖行业跟别的行业确实不一样,它是有很强的季节性的,特定的时间点特定的工作必须要做完,不然,很多的养殖工作就完全没办法开展,真的担心蟹苗到了该蜕壳的时候,还没有下到成蟹塘,还在蟹苗塘呆着,最终在蟹苗塘蜕壳,那时温度也高了,将会严重影响蟹苗存活率,出现这种情况是大家都不愿看到的,不仅耽误了今年的成蟹养殖,同时,也影响蟹苗塘的养殖生产!

第二个会造成影响的方面:
河蟹养殖最上游端——白籽方面,如果这种各地区封闭性政策长时间不解除或者调整的话,对白籽层面影响也会很大,相信很多人对白籽层面都不清楚,甚至包括成蟹养殖的人也不太清楚,这里我就来跟大家讲讲当前疫情到底会对河蟹行业最上游白籽端产生什么影响。
 
目前能够生产大眼幼体(白籽)的地区,辽蟹是在盘锦,江蟹主要是如东,射阳两地,这两年东台也能提供部分白籽,因为辽蟹跟江蟹不同,我现在在江苏,所以这里我们重点讲疫情对江蟹白籽生产造成的影响。

江蟹培育大眼幼体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时间点,第一个时间点是3月20日,还有一个时间点是4月1日。
 
先来讲第一个时间,目前所有的种蟹都在育苗厂一两个种蟹池子里面,正常的操作流程是在每年的3月20日左右(各产区存在一两天的差异,基本大致相同)需要把土池(大眼幼体培育池)加注满海水,之后,用漂白粉清塘杀藻,这个过程必须在3月20日左右完成,也就是漂白粉必须这个时间点全部下塘用于清塘!
 
还有第二个时间,第二个时间是每年的4月1日,4月1日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间点,3月20日漂白粉下塘清塘,正常过8—10天左右,余氯残留也基本解除,4月1日这个时间点左右就必需要把抱籽的母亲蟹下塘,不同产区可能时间上会有偏差一两天,但是,也是一样的必须要做的步骤!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看完了,相信大家对白籽生产上面会有一定的了解,但是,也会疑惑,白籽生产怎么就也受影响呢?问题出在哪里?
 
我现在来告诉你那就是问题出在一个基础物资的缺失,这种物资就是——漂白粉,目前,就每年全国漂白粉生产而言,主要生产厂家在湖北,山东,湖南,江西等省份,其中湖北就占了接近一半的份额,而当前的疫情分布,湖北,湖南,江西三省都是当前疫情重灾区,这是什么概念,很多白籽厂年前就打款预订好的漂白粉,由于现在全国性疫情封城,基本所有工厂停工,湖北疫情最严重就更不用讲了,物流停运,就算年前生产好的漂白粉,现在根本也没办法运出来,那么漂白粉如何来提供成了很大的问题!前两天给山东漂白粉厂朋友打电话,他讲发了一车漂白粉去兴化海南,在高邮就被拦下来劝返了,确实目前阶段根本没办法流通! 

这个时间肯定有人会讲,一定要漂白粉么?二氧化氯,生石灰,硫酸铜都可以杀藻类,这些药物能不能替代漂白粉?这个我咨询过常年培育大眼幼体的几个朋友,他们基本都讲目前没有什么其他药物能够完全替代漂白粉!
 
漂白粉缺失,直接可能成为压死河蟹养殖大眼幼体环节这匹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河蟹养殖跟其他行业相比有它独特的特殊性,它的时间性季节性非常强,耽误了那一两天,结果就完全不一样,时间不等人!所以,漂白粉的缺失直接会对第一个时间点造成很大的影响,也就是3月20日,今天是2月14日,距离3月20日还有35天,可能你们会觉得还有35天时间足够了,但是,我还是得这个时间点提出来,因为大眼幼体环节真的对于整个河蟹养殖行业来讲非常非常重要,如果2020年大眼幼体生产这个环节出了差错,那么直接会影响2021年整个河蟹养殖行业的生产,你可以想象今年白籽产量骤减,直接影响的将会是扣蟹苗的养殖培育(扣蟹苗池也大部分也要用漂白粉清塘,这个需求量暂时不考虑),最终会对2021年整个河蟹养殖各个环节造成非常大的影响,如果今年成蟹养殖阶段也出现大的问题,甚至还会对2022年的河蟹养殖各环节也同样造成影响!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不得不再次强调一下,为什么还有三十多天我也要提前说出来,一方面是因为目前疫情越来越严峻,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大眼幼体环节真的真的太重要了。这个处于河蟹养殖行业最上游端的环节直接会影响下一年整个河蟹养殖行业,这也是我们河蟹养殖行业的特殊性。其他的服装,电子等行业同样也会受疫情的影响停工停产,但是,它们的这种影响都是当年的短暂的影响,而河蟹养殖行业不一样,季节性非常强,时间点一旦错过,大眼幼体生产环节出现问题造成的影响将直接影响第二年整个河蟹养殖行业的方方面面!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所以,以上两个方面,基本是目前疫情已经或者可能给河蟹养殖行业造成的最大影响,作为一个普通百姓,我非常能够理解各地政府的防控举措而且非常清楚目前疫情防控的重要性;同时,作为一个河蟹行业从业者,我也非常清楚这个行业的季节性时间性有多强,错过那个时间点就真的没办法再开展生产了。所以,我还是选择这个时间点把这些可能的影响写出来,当然,目前阶段疫情防控肯定是首要任务,我们必须牢牢记住这一点,绝对不可掉以轻心,因为谁都不可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考虑到目前正处于疫情防控的关键阶段,我这里有一个小小的提议——希望各地区政府在疫情阶段给河蟹养殖行业增加一点流通性!
 
目前,有一些地区政府针对河蟹养殖行业采取了一部分流通性举措,能够不错地缓解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湖阳,水阳等地区就采取了一定的举措,能够保证当地蟹苗有一定的流通性。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相关政府文件资料

在这里就给大家对水阳镇做一点补充,水阳镇很特殊,当地基本上农田都开成了蟹苗塘与成蟹塘,其中,主要以蟹苗塘为主,2019年因为蟹苗产量高以及养成蟹人因为螃蟹行情不乐观选择观望的状态,造成了年前水阳地区还有接近六成左右的蟹苗没有销售,紧接着过年期间又遭遇疫情,所以,蟹苗销售压力非常大,在这种情况下,水阳镇政府在疫情防控阶段采取的举措还是值得借鉴的,同样是河蟹养殖行业的特殊性,养蟹苗的蟹农辛辛苦苦一年养殖,如果看着蟹苗销售不出去,在蟹苗塘蜕壳,心里真的会很难受;同样养成蟹的蟹农,去年租金已经交了,结果今年到了该放苗的时间,只能待在家里,蟹塘去不了,蟹塘打水打不了,水草也没办法栽下去,甚至有的水草也买不到,蟹苗也拿不到,心里同样很憋屈!

所以,我在这里建议各地政府(尤其是农业基本都是以河蟹养殖为主的区域)可不可以采取类似的举措,能够让河蟹养殖在这种疫情条件下能够有一定的流通性!
 
个人草拟了一份举措,大致包含内容如下:
某地区当地农业主要以河蟹养殖为主,这种情况下,政府针对河蟹养殖行业下达相关通告,假如一个人是张三,他在另外一个地方养螃蟹,必须先由村里面开证明,证明本人是在某某地区进行河蟹养殖,之后,再向镇政府填表申请,需要离开本地区去某地从事大闸蟹养殖,去某地拿蟹苗回来或者去某地采购基础物资,这个时候需要满足镇政府相关要求,(比如:必须全程带口罩,明确进出人员个数,确定出去路线与时间,居家隔离多少天没有发热情况,家里其他人都没有任何发热情况等,具体可以让当地医院或者医务室来协调监督),满足相关条件的人员,镇政府开具证明放行,同时这张证明需要得到另外一个地区政府认可,当地政府也同意放行,进去之后,需要配合当地政府的相关防治措施(比如:进行在蟹塘隔离观察两周时间期间不准出门,另外有什么异常情况及时上报等!)还有需要遵守当地政府其他的比如类似水阳镇相关的出蟹苗举措!有一部分出去又回来的人员,回来之后必须隔离十四天,有任何异常情况需要如实上报!
 
以上是我个人粗浅的想法,肯定会有一些考虑不周的地方,我的见解只是一孔之见,希望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CRAB


第三幕



为什么我会熬夜都要把这篇文章写出来,确确实实是想到河蟹养殖行业的特殊性,一方面,季节性强,生产工作必须抓紧时间做,错过了那就真的没办法弥补;另外一方面,蟹塘养殖基地基本地处偏远,蟹塘正常算得上人烟稀少的存在,也可以说是一定程度上的隔离,防控起来也相对更容易!
 
相比于北上广等人口密集,人员流动性非常大的大城市,目前还都允许人员流入,只是也有一定的条件要求,需要满足相应条件才可以放行,说明只要防控措施做的完善,总体问题还是不大的。某种意义上来讲,跟这些大城市人员流动性来讲,河蟹养殖行业的人员流动就显得很微不足道,因为蟹塘位置基本都是在农村,人口相对分散不密集,人员基本也不流通,所以,按道理从防控的角度看可以操作的空间应该会更大一些!









基于此,我们养蟹人呼吁:
 
当前是疫情防控关键阶段,但是,考虑到河蟹养殖行业的特殊性以及蟹农目前面临的困境,真的希望各地政府领导能够为我们养蟹人提供一些便利,增加一些河蟹养殖行业的流通性!
 
疫情防控在当前阶段肯定还是首要任务,我们养蟹人还是会严格执行当地政府相关的防控举措,同时,我们也相信我们党跟国家政府肯定能够为我们养蟹人考虑拿出一个科学合理可行人性化的应对方案,让河蟹养殖行业在当前疫情阶段能够有一定的流通行,能够平稳地开展当前的养殖生产,不然就算疫情结束,塘口养殖生产也没办法正常开展!
 
我们养蟹人真的不想出现——租金交,水未上,草没栽,苗难卖,苗难买,泪流干的局面,我们内心也非常渴望在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这次疫情终将被我们战胜,等到那时,祖国依旧平安美丽,繁荣强大,我们蟹农也可以跟大家一样,摘下口罩,喜笑欢颜!

作者:XXX;来源:水产养殖网;转载本文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为目的,并不表示本网认可文中作者观点。若转载文章作者有认为本网有不妥之处,请致电本网010-51289506联系,本网将立即与您磋商并解决相关事宜。